欢迎访问 贵阳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-新闻网
爸爸的树
来源:文学社社刊  作者:黄金婵  编辑:大学生记者团  日期:2018-04-17  点击率:765  [我要打印]  [关闭]
摘要:

引题:

关键字:

搬到现在住的地方,是上小学之前的事了,不过我还记得,爸爸在院子里种下的第一棵树,是一棵梨树。

爸爸很珍视他亲手栽下的这些小树苗和花花草草。什么时候必须浇点儿水了,什么时候得从阴凉处端出来晒晒太阳了,他从不忘记。即便有事出门,也必须叮嘱我们几句别忘记按时浇水才能放心。

到了我上四年级的时候,围墙上已是开满菊花的,粉红的、金黄的、在秋天里,那颜色多燿 ? 如果说枫叶会让人滑向秋的处,那这满墙的菊,便会教人体会秋来秋去,万种风情。

那棵梨树自然要坚强得多,没有那么细心地呵护,日晒雨淋,也还是由一个毛头小子长成了结实的青年,我总是搬个小凳子坐在院子里,看着落光叶子的树干,心想它还要多少年才能长成参天大树呀。

爸爸总是在修剪着他的花花草草,将剪下或凋落的花朵整齐的摆放在花盆里的泥土上,也会看看树叶有没有长虫,而我就杵着头静静看着爸爸。

很快,我们都上了初中,爸爸在梨树旁种了一棵无花果树,它可不像梨树生长得那样慢,没过个一两年我们就能吃上甜滋滋的无花果了,可梨树还是在开过满树繁花后悄无声息的又回到沉默的状态。特别是在夏天的午后,赤辣辣的太阳烤着整栋房子,烤得院里的花和我都没了生机,我就愈发地盼望梨树梨树快长大,这样就能抵挡炎热啦!到了很热得时候,爸爸会端着茶杯,坐在梨树下给我说他小时候的经历,那个时候多苦啊。我听得入了神,稀疏的叶子并没有为爸爸遮挡多少烈日的灼晒,我有点不开心,爸爸却依旧笑呵呵的,阳光透过树叶照射在他的脸上,那些影子也随着风轻轻晃动。

又一年,春雨过后,梨花落后。在某个寻常的早餐,我吃过早饭后在院子里晃悠,突然感觉目光被什么东西吸引了一下,定眼一看,几个已经成形的小梨挂在枝丫上,躲在叶子后面。我开心地大喊:“老爸!你快来看,终于结果啦!”爸爸走出来,睁大眼睛抬头找了找我说的小梨,目光锁定后,微微一笑,自己培育了这么久的树,终于有果实了,他一定很高兴,我更是摩拳擦掌地等它长大啦。

在不知不觉中, 梨树已经长得格外壮硕,伸出去的枝丫已经可以遮盖整个屋顶。我们也因为读了高中而不能时常在家了。每年快到中秋节的时候,妈妈总会打电话说:“最大的那几个梨呀,你爸爸都给你们留着呢,没让别人摘走…”

这也成为了一种牵挂吧。

现在,那棵梨树与屋下的土地紧紧连在一起了,年复一年,梨花还是会在每一个春天绽放得那么美,美得那么沁人心脾。可是,在硕果累累的时候,爸爸却不能像从前那般身手敏捷地爬到树上给我们摘梨了。那棵梨树长成了我想要的参天大树,可我心中的大树——爸爸,却在一天天老去。于是我开始怀念那棵稚嫩的小树苗,也许,我怀念的是爸爸青春。

这棵树的开花,结果,都是父亲用青春书写的散文诗。那时盼望着它长大的心情还是那么清晰,而今才发觉,陪我一成起长的,不只它,还有父亲。

爸爸的树,爸爸的青春。

黄金婵

2016 27

 (网络/图)

作者:黄金婵
编辑:大学生记者团
上一篇:我的青春
下一篇:爱的力量
电话:0851-5842710 邮箱:dwxcb@gypec.edu.cn
Copyright©2017 贵阳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党委宣传部
贵阳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 信息网络中心 技术支持
  • 幼专微博
  • 幼专微信